问医生 找医院 查疾病 症状自查 药品通 快应用

咦?骨头怎么变脆了?当然是太胖了!

2019-01-21 16:51:57医学界
核心提示: 儿童和老年人的骨骼健康都得关注!


  来源 | 医学界内分泌频道


  儿童时期的的身体成分(脂肪)可能会影响骨骼生长。最近,美国波士顿的研究纳入了876名儿童,测定了其身体成分并用双能X射线吸收(DXA)法测定了骨密度。结果发现,体重、特别是非脂肪质量似乎与骨密度评分呈正相关,而在腹部脂肪含量最高的儿童中,中心性肥胖与较低的骨密度评分相关。超过该阈值,中心脂肪组织更具代谢活性,对骨骼会产生不利影响。该研究结果发表在Bone杂志上。

  儿童和青少年时期能够达到的峰值骨量(bone mass)与未来的骨质疏松骨折风险密切相关。因此,不在年轻时保存相当的骨量,老了可就连老本就没得吃了!先前研究表明,儿童期的去脂体重(fat-freemass)与骨密度(bonemineral density, BMD)有一定关系,而最近的研究则探索了脂肪总重(total fat mass)与BMD的关系。

  研究以ProjectViva纵向研究的数据为基础,共纳入876名儿童。研究人员使用DXA法测定了这些儿童的BMD及身体成分组成,并计算了其去脂肪体重及脂肪总重,中位年龄为7.7岁。由于儿童的BMD变化较大,研究人员使用了经过年龄、性别、种族、身高调整的aBMD作为标准,并计算了与美国参考值的差异Z值。

  结果发现,总体重与aBMD Z值之间的关系呈现非线性,而在80%位体重(约30kg)以上两者之间的正相关关系变弱。具体而言,在12~27kg范围内,体重每增加1kg,相应的aBMD Z值增加0.18;而到了30~45kg之间,体重每增加1kg,相应的aBMD Z值仅增加0.06。

  不过,去脂重量与aBMD Z值之间呈线性关系,去脂体重每增加1kg相应的aBMDZ值会增加0.25以上。而脂肪总重则与aBMD Z值呈现非线性关系,在85%位脂肪总重(约10kg)以下,两者呈弱正相关,而超过这一阈值两者又会转为负相关。

  进一步分析发现,躯体脂肪重量与aBMD Z值呈现非线性关系,以85%位躯体脂肪(约4kg)为界。1.5~3.5kg范围内,躯体脂肪每增加1kg。相应的aBMD Z值增加0.08;而在5.5~7.5kg范围内,躯体脂肪每增加1kg,相应的aBMD Z值反而会减少0.17。此外,非躯体部位的脂肪重量与aBMD Z值无关。

  研究人员仅在腹部脂肪含量最高的儿童中发现了躯体部位脂肪较多的中心性肥胖儿童与较低的aBMD Z值的相关性。因此,研究人员猜测可能存在某一阈值,超过这一阈值,即“太胖了”之后,脂肪组织就会更具代谢活性,从而影响骨骼健康。近数十年来,超重/肥胖的儿童不断增加,这一结果有助于我们认识到中心性肥胖对人一生健康的影响。

  什么药物可以有效预防老年女性骨折?

  答案是唑来膦酸盐!

  除了儿童的骨骼,我们还要关注老年女性的骨折问题。

  许多人都知道骨质疏松,但不少人对骨量减低就不会太在意,甚至大多数骨量减少的患者根本不知道自己有这种疾病,直至一不小心发生了脆性骨折,才惊觉自己已经是一把老骨头了!最近,一项针对骨量减低的绝经后女性药物干预预防骨折的研究及其评论发表在NJEM上,为这一领域提供了重要的循证医学证据[1,2]。

  双膦酸盐能够预防骨质疏松(osteoporosis)患者的骨折,但其在骨量减低(osteopenia)患者中的疗效尚不清楚。最近的研究纳入了2000名绝经后骨量减低的女性,分别使用唑来膦酸盐(zoledronate)或安慰剂治疗。随访6年后发现,唑来膦酸盐能够降低脆性骨折、椎体骨折、非椎体骨折、有症状的骨折和身高缩短的风险。同期的NEJM发表了评论文章《一种并不新颖的“老”骨头治疗》。

  在研究中纳入了2000名髋部骨量减低的老年女性(骨量减低被定义为全髋或股骨颈T值评分为-1.0至-2.5),随机分配到两组,唑来膦酸盐组接受4次5mg的药物注射,对照组接受4次生理盐水安慰剂注射。研究开始前未服用维生素D补充剂的参与者接受首剂2.5 mg和每月维持1.25 mg的维生素D3,并建议每天摄入1g的钙,但不会提供相应的补充剂。在随访72个月之后观察骨折的发生情况。

  不同于以往评估骨质密度的做法,本研究选择了首次脆性骨折的发生作为主要终点。结果发现,唑来膦酸盐组发生脆性骨折的风险降低(HR=0.63; 95% CI , 0.50~0.79; p < 0.001)。

  更细致的分析显示,使用唑来膦酸盐的女性发生非椎体脆性骨折(HR=0.66; p = 0.001)、症状性骨折(HR=0.73; p = 0.003)、椎体骨折(OR=0.45; p = 0.002)和身高缩短(p <0.001)的风险均有所降低。两组之间发生严重不良反应、死亡的风险均无明显差异。

  骨量减低可以被提前诊断,但各类指南对65岁或以上骨量减低的女性一般仅给出治疗原则,而循证医学证据较少。研究为解决这一问题提供了较为可靠的循证医学用药证据,但对于年龄小于65岁的女性以及年龄大于65岁,骨量减低的男性,如何预防骨折,还需要进一步研究[3]。

特别策划
骨折
推荐医院更多 擅长骨折专家更多
齐进如主任医师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

擅长领域:擅长脊柱侧弯、拇外翻(大脚骨)、人工关节置换术、脊柱骨折的内固定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