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医生 找医院 查疾病 症状自查 药品通 快应用

中国哪个省胖子最多?速来围观!|中国肥胖地图

2019-11-09 21:55:23医学界
核心提示:  鸡头、鸡尾、鸡心和鸡背是重灾区!


  肥胖症的患病率在世界范围内迅速增长。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统计,从1980年到2008年,全球肥胖症的患病率几乎翻了一番。肥胖症在中国的患病率也处于上升态势,但大多数国家把努力集中在控制儿童肥胖方面[1]。

  2004年中国第一次慢性病及危险因素监测(CCDRFS)数据表明,成年人普通型肥胖(定义为BMI≥30kg/m2)的患病率为3.3%;根据当时的标准,25.9%的参与者被认为患有腹型肥胖(男性腰围≥90厘米,女性为80厘米)。

  中国在2007年和2010年对成年人肥胖症的患病率进行了估计,但只是在全国层面上。因此,迫切需要更新省级患病率的估计数,以制定更有效的卫生干预措施和政策。

  为此,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慢性非传染性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研究人员联合多家机构(包括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公共卫生学院、中国科学院遥感与数字地球研究所遥感科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和荷兰特文特大学地理信息科学与地球观测系),估计了全国和各省成年人普通型肥胖和腹型肥胖的患病率,并按性别分列。

  CCDRFS是一项官方的、具有全国代表性的、连续的、横断面调查,自2004年以来每三年进行一次。研究人员使用了2013年8月至2014年4月开展的这一波CCDRFS数据。

  CCDRFS采用复杂的、多阶段的概率抽样设计,为18岁或以上的中国成年人提供了一个有代表性的样本[2]。

  在面对面访谈的当天,研究人员测量了参与者的人体测量变量。在参与者脱去厚重的衣服和鞋子后,经过培训的人员使用标准化的技术和方案分别测量他们的身高、体重和腰围(WC),单位分别精确到0.1厘米、0.1公斤和0.1厘米。

  BMI的计算方法是将体重(公斤)除以身高的平方(以米为单位)。中国现行标准将普通型肥胖定义为BMI为28或更高,腹型肥胖定义为男性腰围至少≥90厘米,女性为至少85厘米。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标准,普通型肥胖被定义为BMI为30或更高;根据美国国家心脏、肺和血液研究所(NHLBI)的标准,腹型肥胖被定义为男性的腰围至少102厘米,女性至少88厘米。

  在排除了1,694名缺失人体测量值(体重、身高或WC)的人员后,174,840名参与者纳入了分析。研究方案得到了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慢性非传染性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伦理审查委员会的批准,所有参与者都提供了书面知情同意书。

  研究人员分性别计算并绘制了省一级的普通型肥胖和腹部肥胖的加权患病率,权重考虑了复杂的调查设计和无回应的情况,患病率估计在全国范围内代表了中国的成年人口[2]。研究人员采用按性别和肥胖类型的空间分析(聚类和异常值分析)来确定各个省份肥胖患病率的高低。相关研究成果发表在《内科学年鉴》(影响因子19.315)上,题目为《中国成人肥胖患病率的地理变化:2013~2014年中国慢性病和危险因素监测结果》。

  男女患病率相差不大,

  海南男、广西女最苗条,京津男女最胖

  按照中国现行标准,中国成年人普通型肥胖的总体患病率为14.0%(95%CI,13.4%~14.7%),男性的患病率为14.0%(95%CI,13.3%~14.7%),女性的患病率为14.1%(95%CI,13.3%~14.8%),相差无几。腹型肥胖的总体患病率为31.5% (95%CI, 30.5% ~32.6%),男性的患病率为30.7% (95%CI, 29.5% ~31.9%),女性的患病率为32.4%(95%CI, 31.2%~33.7%),女性略高于男性。

  在省一级的层面上,普通型肥胖的患病率从海南男性(最低)的4.4%到北京男性(最高)的26.6%,从广西女性(最低)的6.4%到北京女性(最高)的24.9%,高低不等。腹型肥胖的患病率从海南男性(最低)的16.5%到天津男性(最高)的54.4%,从广西女性(最低)的17.7%到天津女性(最高)的49.4%,也是高低不等。

  北方患病率明显高于南方,

  鸡头、鸡尾、鸡心和鸡背是重灾区

  研究人员在31个省级行政区中清楚地观察到了地理异质性,北京、天津和河北(也被称为京津冀都市圈)的男性和女性是普通型肥胖和腹型肥胖的高发人群。

  内蒙古和辽宁的男性和女性也是普通型肥胖的高发人群,而山西女性的普通型肥胖的患病率也较高。

  从总体上来看,肥胖在中国北方地区的患病率明显高于南方地区,“鸡头”“鸡尾”“鸡心”和“鸡背”是重灾区。

  换个标准来看肥胖的患病率

  当研究人员使用世界卫生组织和美国国家心脏、肺和血液研究所定义的阈值时,样本人群的普通型肥胖的总体患病率为6.3% (95%CI, 6.0%~6.7%),其中男性为6.1%(95%CI, 5.6%~6.5%),女性为6.5%(95%CI, 6.1%~7.0%),相差不多;腹型肥胖的总体患病率为14.4%(95%CI, 13.8%~15.1%),其中男性为5.6%(95%CI, 5.1%~ 6.1%),女性为23.4%(95%CI, 22.4%~24.8%),相差悬殊。

  如果使用先前的中国腰围阈值(男性至少90厘米,女性至少80厘米),样本人群的腹型肥胖的总体患病率为40.9%(95CI%, 39.8%~42.1%),其中男性为30.7%(95%CI, 29.5% ~31.9%),女性为51.4%(95%CI, 50.1% ~52.8%)。

  控肥任务,任重道远

  在过去的十年中,中国的肥胖症患病率大幅度上升。自2004年以来,普通型肥胖的患病率增加了90%,而腹型肥胖的患病率增加了约50%[1]。

  当采用国际上通用的肥胖截断点以便进行更好的跨国比较时,2009年至2010年,中国普通型肥胖和腹型肥胖的患病率分别比美国成年人低35.4%和61.5%[3]。尽管有证据表明,在亚洲人群中,肥胖的不良影响可能表现在较低的阈值上[4]。

  对成人肥胖患病率的最新估计将进一步加深研究人员对全球肥胖症流行现状的了解。研究人员还呼吁在中国开展致胖环境研究,这将极大地促进针对特定地区和性别的干预和相关的政策制定,以减少中国未来的健康不平等。

特别策划
39热文一周热点